找回密码
 注册
查看: 43|回复: 13

三部曲预视力量

[复制链接]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5:56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  找到自己的书书了!很快就更

    评分

    参与人数 1田鼠 +10 收起 理由
    cat0001 + 10 赞一个!支持下去!(多少年没看猫武士了)

    查看全部评分

    回复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6:01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引子

    树根泥泞盘结,拢成一个小小的入口。阴影深处,纠结的根须布满光滑的洞穴,那是雨水经年冲刷的结果。

    一只猫眯着眼睛,步履轻盈,踏上了通往入口的陡峭小径。朦胧月色中,他火红的毛色熠熠生辉。来到入口处,他坐了下来,用尾巴盘绕着四肢,不时抽动着双耳,一股挥之不去的担忧紧紧地粘在他竖立的毛发上。

    “您找我?”阴影中,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对他眨了眨,就像夏日天空映衬下的湖水。那是一只带着岁月痕迹以及战斗创伤的灰色公猫,他正在入口处等着他。

    “火星。”这位武士趋步上前,用带着白色斑点的鼻头蹭了蹭雷族首领的面颊,并用老迈嘶哑的嗓音喵呜道,“我得感谢你。你重建家园,拯救了迷失的族群。你比任何一只猫都出色。”

    “没必要道谢。”火星低头说道,“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。”

    老武士点点头,凝重地眨了眨眼睛:“你觉得自己是一位优秀的雷族领袖吗?”

    火星一听,不由得紧张起来。“我不知道。”他喵呜道,“虽然这一切并不容易,但我尽力而为,一直在做对族群有益的事。”

    “没有猫会质疑你的忠诚。”老武士粗声粗 气地说,“但是你想过没有,族群还能走多远呢?”

    火星闪烁的目光顿时充满了困惑,竭力寻找着应答之词。

    “前路漫漫,坎坷曲折。”老武士不容火星回答,继续说道,“那将是对你忠诚极大的考验。有时候,一只猫的命运并不能代表整个族群的命运。”

    说话间,老武士突然僵直地站了起来,直勾勾地注视着火星身后。他的目光越过火星,凝视着远处,那里似乎有火星无法看到的东西。

    当他再次开口时,老迈的声音已不再嘶哑,连舌头似乎也不再是他自己的了:“将有三只小猫,你至亲的 至亲,星权在握!”

    “我不大明白。”火星皱着眉喵呜道,“我至亲的至亲?你干吗要告诉我这些?”

    老武士眨了眨眼睛,再次凝视着火星。

    “再多告诉我一些吧。”火星恳求道,“您不说明白的话,我怎么知道该如何做呢?”

    老武士深吸了一口气,但他再次开口时,却只说了一句话:“相当好,火星。在以后的日子里,别忘记我。”

    火星猝然惊醒过来,恐惧使他的肠子纠结在一起。当看到身旁仍是熟悉的岩石洞壁,外面依然是湖畔的谷地时,他不由得眨了眨眼,终于松了口气。晨曦透过岩石缝隙倾泻而下,毛发上的温暖使他镇定了不少。

    他站起身,甩了甩脑袋,想赶走刚才的梦。但这个梦有些不同寻常,他对梦境里的山洞十分熟悉,甚至比自己每天住的地方还熟悉。老武士说出那个预言时,火星的两个女儿还没有出生,四大族群依然生活在森林里。在大迁徙的长途跋涉中,这个预言也如影随形,跟着他来到了湖畔的新家园。每逢月圆之夜,预言的梦境便会出现。不过,就连共枕而眠的沙风,火星也没有对她透露过梦境中的半个字。

    火星凝视着巢穴外逐渐苏醒的营地:副族长黑莓掌趴在空地中央,伸着懒腰,活动他强健的双肩。松鼠飞走到他面前,呼噜着向他打招呼。

    但愿我错了,火星在心底祈祷着,但他的心仍旧空落落的。他害怕那个即将揭开神秘面纱的预言。

    雷族三剑客已经来了……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6:23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第一章

    落叶飞舞,飘雪似的摩挲着小松鸦的毛发。寒霜降临,他四肢僵硬,几乎寸步难行,每一步都得苦苦挣扎,每一脚下去,都发出一阵密集的咔嚓声。寒风如冰,穿透了他柔软的毛发,冻得他瑟瑟发抖。

    “等等我!”小松鸦无助地哀号着。他能听到母亲的声音就在前面,但母亲温暖的身体似乎永远与他隔着几条狐狸尾巴的距离。

    “你永远也抓不住它!”

    一声尖锐的叫喊刺破了他的梦境,小松鸦顿时惊醒过来。他竖起耳朵,聆听着育婴室里的动静。他的哥哥和姐姐正互相抓挠着玩耍,香薇云则舔舐着她那两个熟睡的幼崽。雪已经停了,小松鸦正待在温暖安全的营地里。他嗅闻着松鼠飞的巢穴,那里虽然是空的,但母亲的气味仍很新鲜。

    “噢!”他的姐姐小冬青重重地跳到他身上,吓得他尖叫起来,“小心点儿!”

    “你是最后一个醒的。”小冬青翻身而下,将两只脚掌塞到他肋下,但她又突然冲了出去,来回曲折地跑向远处,一把抓住了什么东西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6:24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老鼠!小松鸦顿时闻到一股猎物的气味。哥哥和姐姐一定在练习捕猎。他马上跳起来,迅速地舒展着身体。这个动作让他浑身不由得颤抖起来。

    “抓住它,小松鸦!”小冬青大喊道。但小松鸦转身太慢,没能抓住那只老鼠。等他回过神来,老鼠已经从他身边飞跑过去。

    “笨蜗牛喔。”小冬青取笑道。

    “我逮到它啦!”小狮喊道。他猛地扑向猎物,脚掌重重地落在地面上。

    小松鸦哪能让哥哥轻易偷走自己的战利品。他虽然是幼崽中最小的,但速度却很快。他急忙冲过去,一下子撞开了小狮,同时伸出前爪抓住了老鼠。

    落地时,小松鸦笨拙地摔了一跤。当觉察到身下压着的不是苔藓,而是香薇云那两个正在蠕动的幼崽时,他吃了一惊。香薇云顶了他一下,并用后腿推开了他。

    “没伤到他们吧?”小松鸦不安地喘息道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6:25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真的没人看吗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7:12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当然没有啦。”香薇云厉声说道,“你这个小不点儿,连个跳蚤都压不死!”她把小狐和小冰拢到肚子底下,接着说道,“不过,在育婴室里,你们这三个小魔头真是太捣蛋了。”

    “香薇云,真是对不起噢。”小冬青喵呜着说。

    “对不起啦。”尽管香薇云的责备让他有些恼火,但小松鸦还是附和着道歉。好在猫后的怒火不会持续太久,她很快就原谅了这几个自己喂养的孩子——在松鼠飞缺奶的几个月里,一直是她在喂养小狮、小冬青和小松鸦,直到小狐和小冰出生。

    “火星也该让你们做学徒了,到 时候你们就得搬到学徒巢穴去。”香薇云喵呜道。

    “要真是那样就好了。”小狮叹息道。

    “很快啦。”小冬青指正他,“我们就快满六个月啦。”

    一想到即将成为武士学徒,小松鸦就激动不已。他虽然有点迫不及待,但不用看香薇云的脸,就知道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惋惜。小松鸦顿时沮丧得毛发倒竖——不过,他也和小冬青、小狮一样,随时准备成为学徒。

    香薇云并没觉察出小松鸦已经感觉到她的不安。“喔,你们还没满六个月呢。在当学徒之前,你们还是可以到外边去玩的。”她提醒道。
    “知道了,香薇云。”小狮恭敬地回答道。

    “麻利点,小松鸦。”小冬青吆喝道,“把老鼠带上。”说完她便溜了出去,并在育婴室入口的黑莓丛中留下一阵窸窣声。

    小松鸦小心翼翼地叼起老鼠。新捕获的老鼠还很柔软,他可不想弄得血肉模糊,他们还得拿它当玩物呢。他跟着姐姐摸索出去,小狮也紧随其后。育婴室入口坚硬的倒钩摩擦着小松鸦的皮毛,这让他既感到舒服,又伤不到皮肉。

    空气清新,里面夹杂着一股淡淡的清霜味。高岩上,火星和沙风舔着彼此的毛发,尘毛正坐在他们旁边。

    “我们该考虑扩建武士巢穴了。”黑色虎斑猫向族长提议道,“巢穴已经很挤了,黛西和栗尾的孩子也不能一直做学徒吧?”

    我们还不是一样。小松鸦暗自想道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7:13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在空地的另一头,亮心和云尾在阳光下互相梳洗着。小松鸦能听到他们舔舐皮毛时发出的声音——犹如叶尖落下的雨滴,有着特定的节奏。和所有雷族猫一样,在秃叶季里,他们的皮毛都很厚实,但肌肉却很瘦弱,这都是猎物匮乏以及狩猎劳累所致。

    饥饿并非秃叶季里唯一的困难。栗尾的孩子痣爪就死于绿咳症,叶池的药草也无济于事;雨须在风暴中被掉落的树枝砸中,也不幸去世了。

    亮心暂停了梳洗,朝小松鸦打了个招呼:“你今天还好吗,小松鸦?”

    小松鸦把老鼠放在爪间,随时防备着小冬青。“当然啰,还不赖。”他喵呜道。

    小松鸦觉得很纳闷儿。亮心为什么如此关注他?听起来她好像整天都在用那只完好的眼睛盯着他一样。他一直都待在育婴室里,又没跑到影族的领地去。为了证明自己并不比哥哥姐姐弱,小松鸦将老鼠高高地举过了小冬青的头顶。

    小狮风驰电掣般的从他身旁冲过去,和小冬青扭打在一起,并开始争夺猎物。这时,松鼠飞的声音从育婴室的一侧传了过来:“你们应该尊重自己的猎物!”她正忙着往育婴室外围的缺口处填塞树叶。

    黛西正在给松鼠飞帮忙。“小猫就是小猫。”这只白色母猫关切地呼噜道。

    闻到黛西身上那怪异的气味时,小松鸦皱了皱鼻子。他听一些武士议论过,黛西是只宠物猫,住过马场,吃过两脚兽的食物。她不是武士,也从未表示过想要离开育婴室,但她的孩子莓爪、鼠爪和榛爪都是学徒。对小松鸦来说,他们和其他族猫并没有什么不同。

    “他们很快就不是小猫啦。”松鼠飞一边和黛西说话,一边用尾巴将更多的树叶扫过来。那尖利的沙沙声让小松鸦再次想起了那个梦。

    “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哩,让他们趁现在好好享受一下吧。”黛西回答道。

    小松鸦顿时对这只乳白色母猫涌起一股好感。松鼠飞虽是自己的母亲,但她为了族群,在他们出生后不久,就离开了育婴室,是黛西和香薇云一直在照顾他们。虽然松鼠飞在育婴室里也有床铺,但为了早上外出巡逻时不打扰幼崽和猫后,她更情愿睡在武士巢穴里。

    “香薇云,里面还透风吗?”松鼠飞隔着育婴室的墙壁问道。

    “不透啦。”香薇云的声音从纠结的枝叶间隐隐传出,“里边暖和得像个狐狸窝呢。”

    “不错。”松鼠飞喵呜道,“黛西,你能清理一下这里吗?我答应过黑莓掌,要陪他一起去检查山谷周围松动的岩石。”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7:14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松动的岩石?”黛西喘息着问道。

    “有如此坚固的防护真不错。”松鼠飞回应道,看着营地四围如刀削般的岩壁,“但霜冻会使岩块松动,我们可不想让岩块滚落到营地里来。”

    长老巢穴里忽然传出一股老鼠胆汁的恶臭,顿时引起了小松鸦的注意。一定是叶池又在帮长尾或鼠毛捉虱子了。突然,又传来一股诱人的香味——黛西的两个孩子——鼠爪和榛爪带着猎物回来了。鼠爪带回来两只老鼠,榛爪则叼着一只大画眉鸟。他们匆匆地走进营地,将猎物扔进了新鲜猎物堆里。

    尘毛一看到他们,马上迎了 上去。“干得不错呀,榛爪。”他鼓励着自己的学徒,“你们两个都干得不错。”两个学徒乐得喵喵直叫。小松鸦注意到,他们的喵呜声虽然隐藏在厚实柔软的皮毛里,但听起来仍然很像他们的母亲。

    正听得出神,一团毛球突然撞了过来,将小松鸦掀翻在地。

    “你到底和不和我们玩呀?”小冬青问道。

    小松鸦立刻跳起来,抖了抖身子说:“当然了,我马上就来。”

    “你看,小狮霸占着那只老鼠,他不给我。”小冬青抱怨道。

    “我们一起去抓住他。”小松鸦如同一只脱笼而逃 的野兔,跳跃着冲向了哥哥。他和小狮扭打在一起,并将他按倒在结满白霜的地上,而小冬青趁火打劫,从小狮爪下抢走了那只老鼠。

    “这不公平!”小狮马上抗议道。

    “我们没必要非得公平啊。”小冬青乐不可支,“我们又不是在星族。”

    “如果你们再那样玩弄猎物的话,就永远也见不到星族!”暴毛经过时,不由得停了下来,他原本打算去武士巢穴的。虽然依旧语气温和,但他说的每个字都很严厉:“现在是秃叶季了,每一份食物都是星族的恩赐,我们得学会感恩。”

    小狮从小松鸦身下挣脱出来,连忙解释道:“我们只是想训练一下狩猎技巧。”

    “必须得训练了。”小松鸦坐起身补充道,“我们很快就要成为学徒了。”

    暴毛沉默片刻,然后伸长脖子,在小松鸦的耳朵上迅速地舔了一下。“那是自然。”他咕哝道,“我把这点给忘了。”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1 分钟前
  • 签到天数: 53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20-2-9 17:1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有信心更完吗?(有点不大可能)
    我在关注……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奋斗
    昨天 07:44
  • 签到天数: 17 天

    [LV.4]偶尔看看III

    发表于 2020-2-9 17:22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wow,兄弟,你要把猫武士的电子版都传一遍吗?
    加油!!!!!!!!!!!!!!!!!!!!!!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8:12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绝对会更完的哦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8:13:46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还在更还在更,疫情期间可以一直更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郁闷
    2020-2-10 07:46
  • 签到天数: 4 天

    [LV.2]偶尔看看I

     楼主| 发表于 2020-2-9 18:18:3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小松鸦的内心顿时充满了挫败感:为什么族群里的每只猫总是把他当成小猫来看待?他都快六个月大了!他生气地摇了摇头。暴毛根本就不是纯正的雷族猫,他的父亲灰条曾经是雷族的副族长,但他却是跟着母亲在河族长大的,而他的妻子溪儿则来自更遥远的山区。他有什么资格教训自己呢?

    小冬青的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个不停,她提议道:“我们吃了这只老鼠吧?”

    “你们俩分吧。”小狮回答道,“我去猎物堆里找点吃的。”

    小松鸦转向武士们早上带回来的猎物,有一股微弱的气味吸引了他。他张开嘴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感受着那股味道。他闻到了榛爪刚捕捉的画眉鸟和鼠爪带回的老鼠的气味,但猎物堆里还有一股隐隐的馊臭味令他皱起了鼻子。他越过小狮,尾巴僵硬地拖在身后。

    “你去干什么?”小狮问道。

    小松鸦没有回答。他一路嗅过去,从猎物堆里拖出了一只鹪鹩。“看!”他一边喵呜着,一边用爪子把鸟儿翻过来,只见小鸟的肚子上生满了蛆。

    “天呐——”小狮不由得尖叫起来,声音拖得老长。

    这时,叶池正急匆匆地从长老巢穴向这边赶来,她的爪子里还抓着一把苔藓。虽然隔着腐臭的鹪鹩,小松鸦仍能闻到苔藓上老鼠胆汁的气味。叶池在三只小猫面前停了下来。“很出色的检查工作。”她放下苔藓夸赞道,“虽然眼下猎物十分匮乏,但与其吃坏肚子,还不如什么都不吃呢。”

    “是小松鸦发现的。”小冬青告诉她。

    “喔,他又给我省了一个病号。”叶池喵呜道,“我已经够忙了。蕨毛和桦落得了白咳症。”

    “需要我们帮忙采集药草吗?”小松鸦问道。他还从没有出过营地,对于探索这座森林已经近乎绝望了。他很想去闻闻边界的气味标记,但直到今天,他还只闻过影族和风族的微弱气息,那还是从雷族巡逻队队员的毛发上闻到的。小松鸦渴望去感受湖面和煦的微风,那一定纯净得不带半点儿森林的气味。他期盼去认识边界的每一处标记,以便保卫族群的每一寸领地。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
    21 分钟前
  • 签到天数: 53 天

    [LV.5]常住居民I

    发表于 2020-2-9 21:02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    赞👍👍👍
    加油!!!!!!!!!!!!!!
    回复 支持 反对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    本版积分规则

  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